追蹤
。・゚・Maple・゚・。.・゚
關於部落格
何度も呼んでいた…。
その度にやはり答えてくれるものは無いのだと…。
どんなに呼んでも…願っても…手の届かないものがあるのだと…。
そして…呼んでも答えてくれないものを呼ぶのはやめると決めたんだ…。

いくら鏡を覗いてみても、映るのは”今”ばかり…。
今はせめて夢見よう いつか帰るその日まで。
  • 93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轉貼紀錄 看板《Marvel》

 

 
 
 
 
 
看到前面M兄與諸多版友的發文,我也來分享些自己的經驗,野人獻曝,多少聊作閒談之資。
 
在現代醫學上的鑑定標準,我想我是沒有精神病的,身心狀況也堪正常。
 
此篇的文章內容,是基於我親身經歷與個人研究所寫,我不認為此自身經驗必定完全符合真實世界的運作,但這些經驗的確符合,出自我個人感知於此世界的種種運作,至少目前來說。
 
有助我判斷事情,有效率解決相關問題,長期運作下來無礙與實用,但真實世界是否如此,恐怕只有天知道了,在此只是分享心得,僅供有興趣的版友參考。
 
至於覺得是胡言亂語的板友,就暫時委屈把這當作是xx的異想世界來當小說讀了。
 
 
 
個人本身是理工背景出身,從小受現代教育長大,信奉科學,現在在美東某大學擔任悲苦煙酒生。現在很忙,所以應該沒什麼空回站內信。所以如果有信來,我不會回私信。
 
 
我只是一個平凡人,但經歷稍稍特別,我有後天的陰陽眼。
 
飄點後頭再談,先寫寫我對陰陽眼的了解。
 
分別從不同的概念來分類與敘述。
 
 
在我個人的習慣與定義裡,陰陽眼分三種,以層次高低作為區隔,分別是天眼、靈眼、陰陽眼。
 
陰陽眼俗稱見鬼的能力,廣義上定義為見到一般魂靈也行。
 
靈眼除了見鬼外,較高點的神靈,精怪,魔類也可輕易見到。
 
至於問我神靈,精怪,魔類要怎麼定義跟區別,這是另一篇文章,此處不贅。
 
天眼就是基本上可見一切存在,高階神靈無分宗教,地域與派別,只要存在,都能看到,這是天眼。
 
 
 
陰陽眼又分先天後天,自然與人工。
 
有些人是一出生就看得到,有些人是長大後自然看得到。
 
有些人是被人工操作強開能力,有些人被人工操作強關能力。
 
 
陰陽眼還分直接與間接,直接就是用眼力分辨。
 
間接我一般稱為心眼,就是腦中或額上或眼皮上會閃過畫面,畫面可能一瞬,可能一兩秒持續,或更長。
 
 
陰陽眼又分有無媒介的區隔,有些是跟在旁邊的外靈把資訊傳達給人,人以為自己感知到。
 
有些是人自己本身的感知到。
 
 
 
陰陽眼還分暫時性與永久性,我習慣稱暫時性的為假性的陰陽眼。
 
假性的陰陽眼比較高機會出現在小孩子身上,孩童初生,天靈蓋上的靈竅未完全密合,外在感知力強,大概到七八歲慢慢發育,就合起來了。
 
其中,有些人體質較敏感,當身體很差時,心神狀況不穩定時,可能變成有媒介的假性陰陽眼。
 
這會隨著身心狀況改善,運勢的變化而改變,時靈時不靈。
 
 
最後,陰陽眼還分可否切換,可以自己關掉不看,或是自己無法自由開關。
 
 
 
所以經過這些說明,我可以這麼說,我曾經是後天被人工強加的,有媒介,直接性與永久性,無法自己切換的靈眼。
 
我現在是後天經人為開發的,無媒介,直接性與永久性,勉強可以自己切換的較弱靈眼。
 
但我通常關起來不看,比較偏好用肉眼觀察。因為這樣生活比較單純阿= =
 
而且打開很麻煩,煩都煩死,眼不見為淨。非必要場合,真的不要看比較好。
 
 
其實有經驗的話,肉眼已經很夠用了,想像成肉眼就是加了層濾鏡的陰陽眼,濾鏡不見得可以濾掉所有波段,殘餘的波段只要特徵值取樣正確,經過參數校正,一樣可以分辨出許多東西。但要有經驗很難,所以這不是普遍性高的方法。
 
 
 
至於陰陽眼能不能證實呢,我想以目前的科技是不太可能的,科學重視實驗可重複性,普遍性,可驗證性,甚至有涉及如何量化的問題,必須要有一個可信公正的儀器分辨出標的物,然後配合具備陰陽眼的志願者們的說詞,或許經過統計與實驗設計,量化分析,反覆針對不同標的物,得出具備符合前提假設的結果。
 
現在連一個可信公正的儀器都還不成熟,但我相信未來或許會有機會。
 
 
另,陰陽眼的品質相當不一,成因不一,理由已於前文所述。
 
光是要校訂受測者的品質有無符合陰陽眼的定義,這已經是一個大問題,如果無法克服,那這實驗也做不出來。
 
 
前面有板有提到FMRI,我認為MRI是一個很有可能有機會佐證的工具之一,但是面對的問題是一樣的,如何區隔受測者的品質與實力,此問題無法克服,一切都是白饒。
 
我在學校最喜歡的老師是一個MIT博士,研究專攻MRI的,只可惜無緣作他的門生,不然可能未來說不定可以在這點上有所突破。
 
 
 
至於飄點,這邊補兩個,我第一次開眼見鬼是我大二,嚴格說起來我不太知道那是甚麼東西,身形很似侏儒,隱約是灰綠人形,身高大概到我腰際,感覺出來是一家人,服飾有差別,但都破爛焦黑。
 
怎麼出現的我也不曉得。反正我一看到就是在身邊不遠。
 
燒得很難看,樣子很令人不捨,我聽不見它們說的話,但在我身邊跪地扶拜,我走到哪便尾隨到哪,我那時受到嚴重的驚嚇,不知如何是好,看著對方的血灰色的眼淚流滿臉,身上滿是焦疤與乾裂枯痕,
 
對我這個看到蟑螂突然出現,偶爾都還是會尖叫的人來說,刺激真的太大。
 
我只好說,我唸唸些經咒,祈求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,幫你們化解苦難,這樣可以嗎?一講完祂們就坐著安靜不動了。
 
那一天晚上我唸了大概四五個小時的觀音聖號與大悲咒,唸到睡著,白天醒後,就此再也沒見到了。
 
 
另外一件事,就是我人在美東,跟七王爺線上問事也是通的,王爺十分慈悲,真的會派兵將來傳達旨意。
 
此為我親眼所見,我通常見神像,看網上照片的雙眼,四目對上就可以傳達訊息了,但派兵將來傳意,倒是不多。
 
只是沒有想到對方願意跑到萬里之遙,真的令我十分感動。
 
 
 
陰陽眼這個東西,以過來人的經驗,除非有特別的任務,一般人沒有這東西真的比較好,許多人存在幻想與期待,認為可以靠後天的方式取得這個技能,為此趨之若鶩,不過以我所知道的方法中,其代價往往都是非常巨大的,可能只稍亞於引刀自宮。
 
只切掉其中一邊,之類的。這句話實無誇張。
 
很多人不明白其間的危險性,霧裡看花,覺得應該沒那麼嚴重,事實上,真的就是那麼嚴重,而且嚴重性是要時間拉長才會發覺。
 
當然,除非有特殊的任務,但一般有之者往往都是先天,後天真的不要想了。
 
又除非,透過後天自我修持的開悟,因智慧融通而自然擁有,這點除非能夠拋卻重重欲望與度過障障魔考,才可能達到。
 
 
 
 
每個有陰陽眼的人,基本上很大機會都有自己的隱衷,其中的痛苦與無奈,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,能夠當一個平凡的人,很多時候是一種難以奢求的幸福。
 
 
身邊如有陰陽眼的朋友,也別太過為難對方幫忙太多事,介入一些事,風險的傷害是很高的。
 
但我個人覺得幫忙看看房子這點倒是不錯,還算是蠻實用的方法之一。
 
 
 
可以接下來討論的議題很多,科學,靈學,宗教中如何對談,我的經驗中對諸多神界與宗教的理解,我如有時間再慢慢寫一點。
 
"如果不想要陰陽眼,怎麼辦"這個議題,個人認為頗有討論價值,如果有時間,再寫篇文以期得以拋磚引玉。
 
通常可能是沒時間,所以也不太會去回信。
 
 
總而言之,務實生活,盡自己的責任,多無私與人為善,這才是一切之根本。
 
當用盡一切務實方法事情無解,也不要太過鐵齒便是了。
 
 
宗教與靈學是為務實生活所建立,過份追求,只是本末倒置而已,M兄發文所傳達的價值觀我個人十分認同,
個人的經驗走到後來的結論也是不謀而合。
 
只是我把正神們當作我的導師般尊敬,多花了些時間考究而已。
 
前面有板友問到一些關於陰陽眼的問題,我挑幾題嘗試簡略回答,其他我認為不那麼重要的,就先略過了。
 
 
Q1:我想問一下、請問妳們看到好兄弟、都是怎麼樣去分辯的?他們外表會跟我們不同?
還是說周圍氣場會不一樣?
 
用陰陽眼看,輪廓上跟我們基本上差異不大,但以我看過的實體中,有些很明顯有種類似殼子的感覺,我稍微做些許的觀察,通常離世時間愈久,愈無家可歸的(無能量填充),色彩鮮度與明度愈淡。
 
通常由末梢處開始變淡。或許這是人稱鬼無腳的原因。
 
我看到的大多是鬼腳較淡,但不至於無腳。
 
有點類似黃昏經過路上店家,玻璃櫥窗上所反映的倒影。
 
 
 
但是剛走不久,尤其七天內的,往往跟真人差不了多少,乍看之下不易區隔。
 
 
有點功力的,有時憑喜好會有奇裝異服的情態,這一看也知道不像是人。
 
至於有些奇形怪狀的,當然一看也知道不是人。
 
但我有遇過有點善德,塵緣未了的,打聽大概走了五六年,看起來與真人差異不大。
 
 
至於談到用氣場判斷,那就是大大不同,陰人跟陽人的氣完全不一樣,這作不得偽。
 
我後來不太想用陰陽眼看,用肉眼與憑感覺判斷,就是以氣場而言。
 
看那團氣的顏色,濃淡,還有給人心裡的感覺,大致就可判斷一二了。


 
 
Q2:今天家裡長輩所說的山中的魔神仔是真的還是假的?還是只是造搖而已?
 

我習慣稱這類為山精野魅,我不太喜歡跟這類打交道。
 
作過的研究不多,但是這是真的。
 
 
我定義中的山精野魅,就是在自然的山林下,可以長時間的修持,與一般漢人信仰系統中,死後歸陰間報到管理,是不太相同的概念。
 
有些可能是動物靈修成,有些則是原住民的先靈,有些是在裡面不幸離世的外地人,外地人這種我沒親眼見過,只有朋友看過。
 
 
我遇過看過的山精,很少遇過很糟糕的邪靈,大多是頑皮而已。
 
要看標準的山精,紅衣小女孩那個就是。
 
 
山精通常能存在人世的時間較久,一般街道見到的漢靈(姑且這樣定義),除非特殊個案,三十年內大概就會消逝,鮮少超過六十年。
 
以個人的非正式統計而言,如以服裝穿著判斷,(但其實功力較高的可以變服裝,但數量不多,)分布在人間的靈,二十年內(一代)消逝的通常是一個標準差內,兩代兩個標準差,三代(六十年)三個。
 
按自然分布的比例大概是67%,95%,99.7%,(大概啦,但我沒記下來算。)
 
樣本數超過300,但沒有細細分群,所以說不敢說數字精確,也不敢說我的取樣正確(可能很多是存在的,但我沒看到。)
 
所以聽聽就好。
 
 
Q6:像大大這樣看得到好兄弟、那今天跟他們對話、他們會說話嗎?還有就是他們怎麼知道妳看得到他?
 
 
對話大多是心通,這個就不詳述了,我鮮少聽過真正的聲音。但還是有,我舉兩個例子,我聽過一次鬼哭,但那哭聲不男不女,也可說似男似女,真的很奇特。
 
能錄下來放在電影內,當作是個公公肝腸寸斷地在哭嚎,可能相當相稱。
 
 
另一例是一群鬼在歡騰地聊天,悉悉囌囌,聲輕而頻高,似啞鳥疾鳴,內容無法辨識。
 
 
至於怎麼知道看得到,四目對上,如我有起念,距離不遠的話,對方功力再低都知道。
 
最主要看對方功力,功力高的,你動個念有意識到祂,祂就知道了。
 
通常我裝作不知道,但我不喜歡穿過對方的感覺,我如有在太近距離刻意稍稍走避,對方也會知道。但通常對方也會走避就是了。
 
 
Q7:神明的廟那麼多間、是否真的都是同一人?還是都是不同人、或是我們自己想出來的?
 
我不曉得你的問題是不是定義為,祀同一神,但該神像是不同靈。
 
當然是不同人,分靈跟神界的概念都可以寫本書了,此不贅談。
 
我個人的經驗裡,傾向認定本尊是本人,分身是本尊之執權代理人,分身可以是同法門與修持系統的本尊弟子,但並非是本尊的二分化。
 
 
代理人依本尊的精神,風格,行使部份本尊的權責。
 
本尊有管理與督導之責任。算是一個系統中的大家長。
 
 
至於說,是不是我們自己想出來的,有一些野廟,拜一些很不尋常的事物,其實裡面住的只是成群的野鬼,但共用一個受供的形象,這是有的,也算常見。
 


 
Q8:清明節總是會祭拜祖先的、但大家都說有輪迴、我們祖先可能投胎了、那我們燒的東西都是給誰呢?


 
這是個有趣的問題,其實祖先就算未投胎,也未必收得到。
 
燒的東西有些可能會被你家的地基主,或是親近的冤親拿走,有些地基主善良,暗暗護佑一家平安,拿得心安裡得也不過份。
 
 
要燒紙,適宜就好,但對方如無福澤享用,燒再多只是空污,然後部份被野鬼分去,所以不建議太過度放大燒紙的效用,我親眼見過喪家燒滿車的金,喪者早被關押的鬼差銬走,(會被銬走的不多啦,通常再世為惡者才會這樣。)
 
滿車的金紙被路飄們分光。何其悲哉。
 
 
但是廟裡辦事,有一些(不是全部)燒紙是酬謝神明手下出人出力的兵將用的,那省不得,或是燒給已經談好條件的冤親用,那也省不得。
 
但解決事情的方法很多,我個人最不鼓勵燒紙,但燒紙有時有其必要,不要全然否定就是了。
 
 
燒紙就是能量資源的轉換,換些能量給對方補充消耗的能量,就這樣而已,沒什麼大文章,跟燒符完全是兩回事。此處不贅。


 
 
Q13:擲筊求籤這個算是神明給的指示,還是只是我們求心安而已?

 
 
只要是有點功力的靈,都可以撥笅,差別在大神手不用揮,小鬼可能要去撥一下。
 
 
不過有些靈很兩光,佔了廟騙香火,胡亂指點的倒頗常見。
 
 
所以擲笅問事,要懂設計問題,問問題要明確。
 
我在問大事時,還是習慣會寫紅紙上香啟奏,這是一種敬意。
 
把要問的問題詳盡寫出,前因後果交代清楚,要問時一次序列問完。
 
個人認為擲出來的結果也比我意念溝通來得更穩當。
 
比起感覺與靈感,我更重視客觀呈現的結果,所以小事就閒扯,大事要問,我還是照標準程序擲笅。
 
 
 
基本上,有很多事情是沒辦法證實的事,我講的東西可能只是存在我眼中世界的一種幻想,這些真實的經驗是否存在,我也無法佐證。就是可以佐證,我也有些懶,因為正業太忙。
 
我平常不太喜歡講這些東西,畢竟有務實的生活,不過是個念理工的平凡人罷了。
 







 
 
覺得是天方夜譚的板友,如果這篇文章不適合用經驗當標題,我想也是可以改成創作的,發文章的目的,
主要還是希望分享自己的經驗,給板友們一個參考,對一些看似神奇的事物,回歸其平實的面貌。
 
這些經驗出自我自身的經歷,相信也好,不信也好,相信與否,並非是我在意的重點,我想傳達的目的,是希望大家在已知的生命世界務實的努力,面對未知的事物,只要盡到平日該盡的責任,俯仰無愧天地,這樣就足夠了。
 
最後終歸幾句話,在我的經驗世界中,各個傳統宗教的神祇彼此是互相支援與尊重的,我在美國,有時考試太晚,交通車停發,要走三四公里的夜路回到居住地,其中會經過一片樹林,樹林的起頭,繁華的街道盡頭有一座小教堂,美國的教堂,往往旁邊就是墓地,尤其在田園廣袤的小鎮上。
 
教堂外頭我常常遇到些慈祥的老者,至少在黑夜歸途時,偶而還是會閒扯幾句,它們十分友善,會告訴我那些樹林的暗處,儘量不要接近,有一座橋,我們往往都在那邊分手,似乎是過不太去的樣子,我不曾細問。
 
我很感謝它們。但也不知如何回報。
 
總不能燒紙吧,這邊我也不知哪買。
 
 
坦白說,我對耶回兩教了解不深,但佛道二教的神衹是會相互協助支援的,他們也不在乎你的信仰為何,只要存心向善,一般都很樂意協助,關鍵在你本身是否踏實,善良,一個踏實,盡職,善良的人,走到哪裡,就是耶教的天主系統,也不會拒人於門外,不似有些傳教時的說詞,那麼地排外,宣稱外教都是魔鬼如此,我不曉得這是不是普遍適用,但在我的經驗中,是這樣就對了。
 
正神不會拒絕幫助人,甚至在人間裡宣教,揚善也是它們的職責之一,但神要助人通常有兩個前提,第一個,希望你務實過生活,行有餘力,多對這世界分送些溫暖。
 
並藉此點化,教育,鼓勵,人們去做此前提。
 
真切的行善,是一切善報的資糧,沒有資量又想憑空獲得,(行善是一門大學問,真與假,切與虛,很值得作討論,有空再寫。)
 
神會為難的,不理很正常,神很忙,時間要分配在真正需要的人身上。
 
不要覺得神是全知全能,無限分身,那是一定層級上頭才有的。
 
一般在人間宣化的神明,能力再高,仍然會有一些拘限。
 
 
 
第二個,如果你至孝,至善,真的遇到大難關,無法克服,你已盡一切人事,有時候,神會破格幫你度過難關,但也只有度過難關而已,不會給更多,假設那是你原本就沒有的福澤的話。
 
非分所求,這是養貪心,助人反而害人,這點上要明白理解。
 
 
過分的希求,神會為難,因為一切因果不空,不可能憑空送魚給你,但教你釣魚方法,讓這世界變得更祥和平靜,沒有任何稱為正神的神,會拒絕的。
 
 
許多人一輩子不信神,不言宗教,一生清白正直,各教善神暗中護佑,這很常見。只是凡眼看不見而已。
 
他們的言行早已符合宗教的目的,當然,追求的層次可能不同,但基本盤已經俱足,信或不信,信誰不信誰,已顯得不那麼重要了。

 
<我是不會去信仰除了 隱 以外的神>
 
 
每個宗教有其背後的文化背景,起緣於不同的價值觀與世界觀,彼此間有些說法有時代背景,彼此無法兜攏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 
除非真的深切去研究了解,不然很難分別其中的實情。
 
但唯一的目的,都只是鼓勵人務實與踏實地生活,憑藉自己的努力,闖蕩出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 
 
如果這個宗教不能讓你務實生活上有所建樹,那麼或許不信也罷,至少我見過的正信的幾個傳統宗教,核心思想的目的也是如此。新興宗教我研究不深,不多作評論。
 
這世上多的是依私利傳教的教徒,原始的精神不會如此混亂的。




結束。






 ga037588 (丹楓) 出處。








Sat Feb  7 14:09:16 2015


Re: [問題] 關於陰陽眼的問題


2015-03-11

Re: [問題] 關於陰陽眼的問題










推 mayday79715: 請問死後還能學習東西嗎?像工程數學之類的           02/02 05:10

 
可以,甚至還可以回陽間教人,X大圖書館的四樓還有一個中文系的退休老教授,
天天開心在裡面看書,我的宗教史推薦書單是他擬的,但實在太硬了,現在可能還在。
我曾經去看中醫時,老醫師覺得繼承的弟子開藥不佳,一直戳他頭,戳到對方靈光一閃,
多添了一味藥,老醫師顯得十分滿意。聽他說他在常駐的廟裡,會去幫忙開藥籤之類,
不過藥籤開得好,可遇不可求,還是多依重務實的醫學吧



其實我最在意的是,大家都說死後的時間是停止的,學習過的經驗和知識不會存在。
如果真的還能繼續讀書下去,其實活著跟死了對我來說沒有差別。
死了還不怕肚子餓咧。肚子餓 嘴饞很痛苦啊!












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